Oh!Coder

Coding Life

过年琐事

| Comments

pic

图片来源:七龙珠

这个礼拜从星期一到星期日,从时间上来看完全淹没在过年的氛围当中。大部分时间被传统节日中的一些琐事占据了,所以感觉心态不是很安静,又胡思乱想了很多事情。学习方面也少了很多大块儿的时间,只能利用一些零散的时间,看一些零散的东西。不过,过后一想,毕竟是过年,既然决定回家过年了,就好好的过年吧。呵呵,你看,我总能为自己浪费时间找到借口,:P

因为时间比较零散,所以也没有看一些技术性特别强的东西。粗略的看了两本书,一本是上个星期从豆瓣买的《创客》,另一本是《我编程,我快乐》。

第一本书主要讲了作者对开源硬件的一些想法,对于这个行业未来的一些发展趋势做了一些展望。看完之后关于这方面未来的发展给了我一些启示和认识。按照书中所讲的商业规则,或者说是商业模式,我觉得在未来完全是有可能的。豆瓣上有人写了一篇书评,给书中提出的观点破了点儿冷水。抛开长尾效应不谈,评论中提出了生产端和制造端所面临的一些问题,我个人觉得评论的观点都太短视了。其实很显然,《创客》这本书指出的是未来几年的一种发展趋势,并没有对当前现状做出定义。看了一下这篇评论写于2012年12月21日,国外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暂且不谈,单说国内去年(2013年)就有好几家互联网公司发布了自己的硬件产品,而且售价非常的低廉。哦,想起了一家美国公司,就是生产Sphero Ball的那家。这家公司创业一年多,产品基本上可以归类到创客类型。这家公司核心人员没几个人,发展和运营依托于爱好者,也在逐渐培育适合于自己的一个生态圈,据说今年秋季还会有新产品发布。呃,说着说着好像有点儿跑题了。总之,我还是比较认可书中所提到的一些观点的。顺便说一句,这个礼拜我对Arduino的各个产品类型大致上都了解了一下,还是蛮喜欢这类产品的。只要有想法,就可以自己动手去实现,所需的成本比较低,不受其他外界因素的制约,而且我觉得有时候我总有一些古怪的想法冒出来,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做的好可以试着放到淘宝上去卖,所以我自己觉得完全可以作为一项业余爱好长期投资。

至于第二本书《我编程,我快乐》,我倒是不想多说什么了。这本书也是我很早之前在豆瓣上买的电子书,一直没怎么看。这次翻开来看,已经感觉没什么味道了,当初买是想解惑一下心中的种种疑问,有那么一点儿把这本书当成心灵鸡汤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去年(2013年)接近年底的时候,对计算机突然有一种入门的感觉,越学越觉得计算机挺有意思的。之后很多之前心中的疑问似乎也随之而散,突然对于以后要学的知识以及要做的事情似乎明朗了很多,也坚定了很多。现在想来,也许我真的爱上了计算机,加上这几个月对Sphero Ball这类产品的喜爱,又对Arduino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甚至有为了想深入了解Arduino而去学习单片机的冲动,而且对于这种冲动还伴随着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对于创客文化,我也觉得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只要有好玩儿的想法,只要肯动手去实践,就可以做出自己喜欢的产品。所以话又说回来,对于这本书而言,基本上读的不是太仔细,只是大概的翻了翻。或许是因为自己产生了一些想法,就想走自己的路,所以就不太想轻易受到他人的干扰了吧。当然,话说的也许有些极端。虽说是翻了翻,书中的大部分内容我还是看了一遍的,:P

除了读了两本儿书以外,和家里的小伙伴儿们聚了聚。算上我,一共有四个爷们,其中两个结婚了,两给是光棍儿。好吧,我属于光棍儿阵营。其中两个工作晚几年,研究生毕业了才开始工作,我和另外一位小伙伴儿早工作几年。今年聚会感觉大家的谈话内容基本已经脱离了书生气,至少不再是学校里的那些琐事儿,对于证书相关的谈论也少了很多。对于找媳妇儿这类话题谈论的也不是很多了,大部分时候都在谈论现代社会问题,谈论一下所熟悉的行业现状以及以后的发展,还有如何多挣点儿钱。让我自己最开心的一点是,不管怎样,大家的聊天都很坦诚,虽然偶尔我会开个尺度比较大的玩笑,但是也都没人往心里去。这让我觉得,至少在这四个人的圈子里,大家的变化并不大。至少没有被这个污浊的社会风气改变太多,真的是难能可贵。

去年的时候,我曾经产生过一个疑问。我很好奇为什么有的人会被经济规律所控制,甚至价值观都被扭曲。几乎完全沦为一个拜金主义的玩偶。前些日子,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贪”,由“贪”引发一些列的心理状态。然而对于这个答案,我也不想太多说什么,说多了都是车轱辘话,明者自明,不明白的人,多说一个字都是在对牛弹琴。这也算是揭开了我心里的这个疑问。这个答案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有的人为了金钱做事情可以无所顾忌,可以出卖身边的朋友,出卖一起长大的亲人,出卖自己的感情,出卖自己的肉体。

这次回家免不了要被逼问结婚找女朋友的事情。其实,回来之前也早有心里准备,所以心态摆的还算是比较平静。关于这类事情,我倒是不想太多说什么,无非又是一堆长辈们的车轱辘话。至于到底有没有用,我想只有上帝知道。

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唠叨,而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发现几乎所有想要给我介绍对象的长辈们都是不约而同的先询问我每个月挣多少钱。他们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这让我觉得很好玩儿。所以我发现,金钱的数字可以遥控他们。所以我就做了一些实验,我会很认真的告诉他们,我现在在北京挣得挺多的,每个月收入至少有1800元(太少了怕人家不相信,人家又不傻),明年非常有希望涨到2000元,我觉得非常有前途,而且北京机会非常的多…….。末了我还要投出充满期望的眼神追问一句,怎么样?觉得我还不错吧!当然,说完这段话的结果就是,他们再也不会来骚扰你了,我觉得我的实验成功了。既不得罪他们,又让他们知“难”而退。

其实,我自然是没有见过对方的姑娘。所以暂且撇开姑娘们不谈,只是觉得这些长辈们挺有意思的。婚姻原本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事情,现在却要建立在金钱的交易上,作为一种生意进行交换,说的坦白一点儿就是出卖自己子女的情感和肉体,更为有意思的是,这些人还要打着为子女着想的旗号。当然了,只说这些长辈们自然是有失偏颇,毕竟有的子女还是欣然接受的,甚至是满怀欣喜,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把你卖了你还在给人家数钱。话又说回来,这些都是自愿的,咱是管不着。所以只能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发两句牢骚而已。很多游戏规则说的太理性了就会觉得很伤感情。挺喜庆的婚姻大事,搞的跟拐卖人口似的。不过,话既然都说到这儿了,再多说一句也无妨。有些人很崇拜毛**思想,马**主义,总觉得这些人说出的话都是真理。在《马**恩**全集》中,恩**在《反杜林论》中对于婚姻发表过一个很理性的观点。有兴趣可以Google一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