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时光

| Comments

diary20170226

图片来源:北京后海一角

又是一周。时间过的真是快。北京的天气也在摇摆中进入春天,三天冷两天暖。论节气的时间点,已如春,但偶尔还会遭到冬天的眷恋,冷几天。本周二就迎来了2017年的第一场春天的大雪。老实说,虽然大雪下了一个下午,外加半宿,但气温并不算太低,也没有风,地下铺满了冰水混合物,踩在上面啪唧啪唧作响。不过,走在路上还是要小心,因为你无法确定下一步是否会踩在冰面上。

阳历来说,下雪的这天是我生日。我对自己的生日向来没有什么概念,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每年都要在那一天庆祝一下。若非要庆祝,降临的那一刻庆祝一下就好了。同样的,我也不太能理解大多数人为什么每年都要在这一天庆祝。因为那一天除了他作为一个肉体来到这个世界以外,于他本人而言这个世界并没有跟他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日后随着他慢慢的长大,与他身边的群体发生了越来越多的互动,慢慢的,他才与这个世界有更多联系。不过于别人还好,毕竟做什么和不做什么,那是对方的自由和权利。而于我而言,来到这个世界,或许并不是我自己非要来的,因为我对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一个状态是毫无认知的,我也不记得我为什么要来。

其实,这个世界会有很多这类莫名其妙的逻辑。更有趣的是,大多数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对于那些习以为常的习俗几乎都是没有质疑的。若他们身边出现有这类想法的人,他们的大脑往往会不假思索的说服有质疑的这个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你想怎样?’。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管他呢,活着最重要,一天又一天。

文明是一座神秘的城堡,人类创造了它,并生活在其中,却无法全部认知,甚至会逃避对它的了解,只喜欢坐享其成。

虽然那天下大雪,晚上下班的路上,小祖宗还是去距离我家将近两公里的地方买了一个小蛋糕。一路上踩着冰水混合物,冒着雨雪,翻山越岭来到我家,早早的就等着我回家。生日蛋糕上可以插两根蜡烛,我吹灭了蜡烛,许了愿,但不能讲,据说讲了就不灵了。我不迷信,但也不亵渎神明。

这周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在家里看的,另一部是在影院看的,都是在小祖宗的带领下一起看的。家里看的那部名叫《海洋奇缘》,影院看的那部是最新上映的《生化危机(终章)》。《海洋奇缘》这部片子的故事内容还是蛮简单的,而且还是一部动画片,看起来就非常的轻松,因为从电影一开始就知道,结尾会是大圆团。《生化危机》这部片子看的过程就不是那么省心了。老实说,我是不太能享受恐怖片所带来的刺激的,看的过程往往是提心吊胆,即便我大概能预测到下一个镜头会出现僵尸,但因为影院的音效,我还是会被吓一跳,也许不是因为恐怖,而就是因为声音大……因为前面几部时间隔的有点儿久远,剧情我差不多已经忘光了,还是走出影院,小祖宗给我简要补了课,我才又朦胧回想起前因后果。总的来说,所谓的终章也算是做了自圆其说,解释了之前的原因。不过坦白说,剧情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可吸引我的,除了对声音有点儿怕以外。也可以看的出,影院里的这部片子被阉割了很多,一些血腥的镜头都被剪掉了。从观影的角度来说,这么做确实有点儿不厚道,但是于我而言,可以少看几个血腥的镜头,少被恐吓几次,倒也无所谓。

周六晚上,小祖宗和我去鼓楼大街附近逛街。年后还没有好好逛过街,只是逛过两次超市,这应该也算是2017年的第一逛。那天晚上的人不算是特别多,可以说是正常。我们从鼓楼大街地铁站出来,一路逛到了后海的酒吧街。去年冬天我们也来过这里一次,印象里总觉得上次来的时候,晚上酒吧街非常的吵闹,彼此讲话都要靠喊的感觉。然而这次来就好很多,酒吧里传出的声音也只是缠绕在酒吧周围,离开酒吧一段距离,沿着河边走,便可以享受另一份安静。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行人,透过窗子,看着不同酒吧里唱歌的乐队,转眼又看到河边的安静,还有身边的那位姑娘,我想到了很多事情。

回来的路上,小祖宗问我在想什么,我只是讲了一些道理,没有讲具体的事情,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不想讲,或许是因为我还没有那种冲动,又或许那些事情对于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变的无足轻重,不想反复咀嚼。我只是想感慨一下,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也很大,我自己也是。总之,六年以内结识的新朋友,完全想象不出来六年前我是怎样一种存在的状态。若干年后,也许真的会像我的第一个老板说的那样,那段经历会让我终生难忘。努力爬上顶峰,一览众山小固然很重要,但有时候,偶尔的坐井观天,也是人生经历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毕竟,没有曾经的短视,也难以有未来的长远。

锻炼身体,这周还在坚持。每天七十个仰卧起坐,四十个俯卧撑。当然,如果中间有事情,比如周末晚上看电影,那么就休息一天。按照计划,下周的仰卧起坐依然要增加十个,俯卧撑增加五个,每天锻炼的分量达到八十个仰卧起坐,四十五个俯卧撑。眼看三月份就要来了,再过几天,我就去周围的学校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跑步场地。

读书,这周也还在看。主要还是《CS:APP(第三版)》那本。第三章看的差不多了,64位CPU与32位相较而言,只是访问寄存器的范围又大了一倍,访问方式和计算方式有了新的变化,比如乘除法的运算,为了保证精度,用了两个64位的寄存器来存储计算结果。同时为了向下兼容,保留了之前32位寄存器的使用方式,当然还有16位寄存器。

总的来说,这周过的还是蛮充实的。相较于前几年而言,现在的业余生活丰富了很多,活的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是个作家,业余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