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回家

| Comments

diary20170819

图片来源:东方时尚驾校散步的鸽子

说明。

这些文字讲述的是上周的事情。也就是八月十二号之前的那一周。

天气就像是之前说的,夏天的闷热已经缓解了很多,毕竟季节上来讲,本周一进入了秋天,是入秋的第一天,2017年的夏天已经成为过去。算起来……时间过的真快。最近每天的生活和工作几乎都要精确到小时,甚至分钟,忙忙碌碌的一天,24小时就这样过去。时间总是不够,就像是每把抓起的细沙,最后总是所剩无几。

算起来,还有十五个星期,我就已经连续写了整整五年的日记,期间没有间断。这让我有些不可思议。很多年前我就思考过一个问题。一个活生生的人,很多年以后,或者再久远一点儿,百年之后,到底能够在这个星球上留下点儿什么?我想来想去,作为一个微不足道,平凡而渺小的人来讲,眼下一个力所能及,或者说百年之后,自以为还算有点儿意义的事情,就是记录当前自己的生活。

人们常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其实,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应该是,‘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既然是‘人人’,至少说明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是不同的。想到这一点,我就想把自己的生活记录下来。当然,这些文字的第一个读者永远都是我自己。前面说,这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人们总是在低头关注当下的热点新闻,对于三个月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几乎就已经很少有人关心。对于过去半年甚至一年以前所发生的事情,如果再没有人提及,似乎就像曾经没有发生过一样。以此类推,很多年之后,我想这些人的脑袋里能够记得最多的,也只有自己眼前的一些事情吧。对于自己几十年的过往,能够真正想起来的事情,想必也会是寥寥无几,所剩不多。对于我自己来讲,我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想“保护”我自己,我不喜欢这种狗熊掰棒子似的人生。至少我要让我自己知道,我曾经来过这个世界,曾经也做过努力,曾经做过一些事情。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写日记的意义吧。在《遥远的救世主》这部小说里,丁元英有句话说的很好,‘人的一辈子只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生存问题,另一个就是为自己的生命寻找一个意义。’

蒋方舟的那本《东京一年》我已经看到三分之二了,时间推进到了2016年的十月份,七月份到十月份之间隔了三个月空白没有记录。读到这儿有个疑问,我在想,如果说是日记,为什么中间会有三个月的时间空白?这三个月她在忙什么?当然,目前为止,从内容上来看,主要以记录她在日本的经历为主。比如,见到的朋友,游历的景点,记录中也会夹杂着一些自己的看法,与她做了哪些事情相比,这些看法其实是我最想了解的。蒋方舟的文字于我而言,感受是,读起来柔中带钢,不油腻,干净利落。突然想起一档谈话类节目,她谈到,‘我写东西一直都在模仿男性的表达方式’。

这个周末回家了。时隔……两个多月吧。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一方面是小祖宗提醒,觉得两个月没回家了,应该回去看看。想想也是,如果一口气到十一长假,中间隔了将近四个月,确实有点儿长……更何况我家离北京不算远,回去一趟也不算折腾。毕竟父母年纪也越来越大,多回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周五晚上的火车,九点多就到家了。家里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爸买了新手机,还买了一款新的小米路由器,以及一个小型无线信号增强器,增添了一样简单的厨房家具。当我看到这些小设备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惊讶,还有一点点开心。惊讶在于我爸的年纪虽然越来越大,但对追求新鲜事务的勇气仍在,开心在于我爸的好奇心仍有,心态尚未老。很多年前我判断一个人老不老就已经不以一个人的年龄为参考标准了,而是以心态和观念为准。如果一个人的很多观点已经固化,无论在外界怎样碰壁都不愿改变,就说明这个人已老,跟年龄无关。年龄只能衡量一个人的皮囊而已。皮囊的所作所为终究是要被思想所控制的,要追根溯源。

这次回家,父母的身体都安好。按照惯例,周六我们一家三口去县城的周边转了一圈。最近我们家正在争取全国百强县,到处都在拆迁,每次回去多少都能看到一些建筑上的变化。这次回家也不例外。不过,这次回家我没有拍照留念,有点儿可惜。毕竟,有些老宅子没了也就没了,以后再也不会有。我虽然没有学过建筑设计,但是知道建筑本身承载了这一方土地的记忆,并不只是冷冰冰的一堆砖瓦。论意义,它抹掉的是这一方土地的记忆。围城转完一周,时至晌午,买了一只我们当地有名的烧鸡,几个烧饼,回家吃饭。

周日吃过午饭,略休息,下午两点半出发,去火车站,回京。

周日回京,进家门已到晚上,匆忙准备工作事务,一周完毕。

写到最后,脑袋里突然无厘头冒出一句感慨,‘有点儿怀念木心的讲话了’。

与文学为伴,此生又奈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