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见面

| Comments

diary20170831

图片来源:北京工人体育场

这周最重要的事情,是和两个人见面,一个是小祖宗的姐,另一个就是唱歌的那个周杰伦。

这周的天气还可以,一早一晚已经有了温差。白天半晌的阳光也不再灼热。初秋的余热,还是有一些的。但整体最高温度已经不超过三十度。偶尔下下小雨,温度还会略有下降。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唯一不是很爽的是,雨后还是有一些潮湿。晚上睡觉,通常还是会关上窗户,打开空调。而此时的空调,更大的作用起到的是抽湿的目的。

时间已经渐近后半年,工作上要开始忙碌了。这周就算是要渐入状态了,接下来要忙了,一口气到十一。

周三的下午,公司开的年中总结会。会结束,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回到公司已经六点多,休息了一会儿,没心情写代码了。晚上在公司蹭了口饭,七点多就溜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地铁里小祖宗微信上问我走到哪了?我说快到家了,还有一站地。她说她姐来北京了,过来见一面吧。

老实说,刚开始我心里没啥思想准备。那天上午的时候,小祖宗说她姐晚上如果有时间,可能会叫到一起见个面,但是不能确定,毕竟她姐是来北京工作出差办事的。当时随口答应了,就没往心里去。没想到现在真的要见面了……当时心里一阵紧张,还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见可以不?我都快回家了。’小祖宗说,离我这不远,就在建外SOHO附近。我看到这儿,心想应该是推不掉了,迟早要过这关。好吧,去就去。

晚上八点左右,我到家洗了把脸,换了一身行头。晚上八点二十四分下楼打了一辆车,二十分钟后,八点五十到达朝外SOHO附近的万通中心楼下。心里有点儿紧张,毕竟是要见“家长”了……

从外貌来讲,我一直对自己给能够给对方留下第一好印象而不够自信,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刚见第一面,还没开口就看我不顺眼,顺理成章的,接下来的接触也不会非常顺利,总是会伴随着各种猜忌和被猜忌,一路磕磕绊绊,直至最后分道扬镳。而有的人,就容易互相交谈,彼此慢慢了解,化解误会,可以随着时间加深交情。对于前一种情况,我现在已经接受了这类人。这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一开始就对你产生了各种偏见,或者说带着先入为主的偏见对待你,而如果你想改变对方对你的看法,你会付出几倍的努力,甚至最后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会改变对方对你的这种看法。无论你如何真诚的对待对方,对方都会先入为主的认为你对他是别有目的。以前我有点儿不信邪,现在我信了,或者说,我接受这类人了。我会简单的将这类人归类为有缘无份。与其大家都受折磨,不如早点儿说拜拜,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就这个话题多说两句,地球上两个人能够相遇就已经是很幸运了。也是最近两年,我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也开始试着跟所有遇到的人都尽量善待彼此。同时也珍惜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竭尽所能增进彼此了解。但我发现,有些人无论如何努力,终究是不能够彼此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对于这类人,现在对我而言,just let it be。

话说回来。见到她姐本人,已经是晚上九点,地点是万通中心楼下的星巴克咖啡店。大家都是吃过饭的,时间也已过晚上九点,那家店也要打烊了。坐下来不过五分钟,我们三个人就结账出门,准备沿着楼下的马路找一间可以落脚的咖啡厅。一路上我心里很紧张,小祖宗和她姐有说有笑,我是插不上嘴的。当然,我也没想插嘴。毕竟大家刚见面,我又不是一个会讲话的人,万一讲错话,留下坏印象,那岂不是更糟糕。如果我不讲话,无非只是留下一个老实巴交,腼腆,不爱讲话的印象。保底算,至少不是一个负面的印象,得分就算是零分,但至少不会是负分。

好容易。先是找了一家落脚的咖啡店,但是这家店九点半也要关门,我们点了三瓶水,闲聊了几句,不到二十分钟。我坐在沙发上,浑身盗了很多汗,肌肉僵硬,内心紧张,面带一副及其不自然的微笑,跟她姐一句又一句的闲聊着。

很快就到了九点半,我们又被“赶”了出来。沿路走了不到五分钟,拐弯儿,又找到一个路边可以歇脚的地方。摆着的桌椅看似像是路边的烧烤摊,但是却没人,可能是因为那天的时间有点儿晚了。我们大概又聊了半个小时,这次我跟她姐多聊了一些,算是就某些话题增进一些了解吧。大概十点多一点儿,我们各自打车回家。她姐回宾馆,我先把小祖宗送回她家,然后我再回家。总的来讲,她姐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我想,跟我正好相反。我可以写出很长的文章,想很多有趣的问题,但我却不能与人侃侃而谈。当然,除非所聊话题是我经过深思熟路过的。否则,我是绝对做不到没话找话说的。韩寒同学曾经也讲过这个问题,一个可以写文章的人,却不一定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哦,不知不觉我又自我膨胀了……

赶紧说这周见到的第二个人。

这周周六的晚上,周杰伦来北京开演唱会,主题是“地表最强”。据说周杰伦喜欢粉红色,今天的题图就拍摄于演唱会现场,是一片粉红色的海洋。

听说周杰伦,应该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忘记是初一还是初二了,初二的概率更大一些。印象里应该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同学家里,看到他在听周杰伦的歌,当时还是卡带的年代,专辑的名字叫《范特西》,封面是红色主题的头像,看起来酷酷的样子。这张专辑应该是周杰伦出过的第二张。那个时候,那位同学很喜欢听,他推荐我听,我试着听了一首,完全无法接受。印象里,当时隐约还有问过那位同学,‘他是哪国人?歌里唱的是中国话吗?’。有缘总是会再见的。大概五年以后,当时我已经上大学,那年周杰伦出了一张新专辑,名字叫《十一月的肖邦》。记得当时网上一片嘲讽,有评说周杰伦太嚣张,竟然想跟肖邦齐名。看到这些评论,我自然很好奇,反而试着听了其中的《夜曲》。时隔五年,再次听周杰伦的歌,我似乎可以接受一些了。《夜曲》的旋律很好听,我很喜欢。然而,这张专辑听了很多遍之后。我发现,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里面的那首《枫》。

后来,从那之后,接下来的一年多里,我把周杰伦过往的所有专辑都听了一遍。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接受了这种音乐风格。这已经是听说周杰伦后五年之后的事情了。

演唱会的那天晚上,每当我听到一首我之前听过的老歌,我的脑海里就会想起十几年前的一些场景。散场之后,无意间,我对小祖宗说,我所有听过的音乐对于我来说,其中每一个音符都承载了我过往的记忆。当我每次听到过去的某首歌曲的时,我都可以从其中的每个音符里读取出曾经的一些场景。有些场景,逼真的就像是在脑海中放电影一样。音乐对于我来说,除了欣赏旋律,还可以是一种奇妙的记忆载体。

不过,最近这些年,我几乎没有怎么关注过周杰伦。这一点我必须要承认。以后,我想我会多听一听他的歌。

这次虽然只讲了与两个人见面,却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

这次就到这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