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早啊,忙啊

| Comments

diary20170925

图片来源:杭州博物馆

算起来,这应该是最近几个月写blog最及时的一次……时间上总算是赶齐了。这次记录的就是刚刚过去一周发生的事情。这次总算没有拖延两个星期。另外一个选择今天的原因是,过了今天,又要开始忙了……一直持续到十月中旬,十一长假还不知道能够真正休息几天。我跟这次一起做项目的同事说的是,争取十一不加班……过了十月中旬马上就是双十一了,又要开始忙了。过了双十一,就是圣诞节以及元旦了,又要开始忙了。过了元旦就是春节,又要开始忙了。咦?!2018年到了……

言归正传。

工作上,这周算是一个时间节点。之前忙的一阵子总算要告一段落了。好在一切运转顺利,没有闹出各种问题,周日算是安心的休息了一天。周六晚上跟小祖宗一起去吃了海底捞。吃完回去睡觉,一觉醒来已是周日中午十一点多。起床洗簌,出门吃午饭。下午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名字叫《王牌保镖》。蛮好看的一部电影,轻松幽默,没有太深的寓意可挖掘,两位主角爆笑,算是最近半个多月以来一次不错的放松。

看完电影,去附近的万达商场逛了一圈。小祖宗买了一双鞋。我试了几条裤子,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因为我的大腿有点儿粗,这点是天生遗传的,我也有点儿无奈,跟腿形有关,减肥貌似不太能解决问题。

说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周二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爸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奶奶住院了,这次有点儿严重,已经三四天不进食了,现在完全靠输液补充身体所需营养。一天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知觉了。我说,人一旦不吃东西,时间就不多了。我爸说,家里现在正在做一些准备,也在找墓地。给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想告诉我一声,让我心里有个数。

人,必有一死。这是自然规律,也可以说是天道。

第一次参加葬礼,应该是上初中。那年,家里一位要好的朋友父亲因车祸去世了。当年我还小,不懂事儿。情理上觉得,如果一个家庭缺少了男人,会少很多安全感。也正是因为当时周围要好的朋友都有这样一种共识,后来的很多年里,我们对这位朋友都非常的照顾。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这位朋友现在已经成家。前些年有几次过年聚在一起聊天,我们还试探性的问了这位朋友,当时父亲没了,是什么感受?他说,还好吧,其实并没有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无助。我无法知道他的真实感受,权且当他说的是真的吧。毕竟当年确实还小,想的少,也是情理之中。

第二次参加葬礼,是前几年我的姥爷去世。这是我第一次经历离我最近的亲人去世。也是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不要说再过几年,其实,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周围的人就不再谈及,渐渐的,一年,两年,最多只有在清明节或过年时,只有最亲近的人,也只是在形式上纪念一下。死去的人,只是变成了活着的人的一种拜祭的形式。更可笑的是,拜祭的人,更多的是为了图个自己的安心。最终,祭奠,只是一种表演给外人看的形式罢了。我记得当时参加完我姥爷的葬礼,看到周围人当时的反应,我突然觉得,其实,人死了也就死了。那一刻,我对于活着感到了一股无比强烈的空虚和无助。当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以为有亲人,有朋友,以为自己对旁人有怎样的重要地位。而当他一死,这一切其实只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这里的“什么”,包括了你活着时候的很多你以为,不只是简单的财物。那,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呢?这又变成一个有趣的问题。

第三次参加葬礼,此时此刻我还没有参加过第三次葬礼……

聊点儿别的话题,怪吓人的。

本来最近突然想找一款Todo List的app,最终从而延伸至Mac上的效率类软件。知乎上发现了一个帖子,专门总结了各种提高效率的软件。这个周末也是鼓捣了几个,准备接下来尝试用一下。自从几年前花大价钱买了Sketch,现在在安装软件的时候,已经不太能接受安装盗版软件了。所以这次安装的几款软件也是眼前觉得用的上,以及能支付的起的软件。

这周好像主要就是这些事情。

最近真的是太累了,学习的时间几乎被压没了,希望接下来诸事能够顺利一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