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五一前夕,辣条

| Comments

diary20180501

图片来源:北京朝阳公园

这周的周末是五一的第一天。这周的天气就那样,忽冷忽热。跟往年相比,少了一点儿大冷大热,北京似乎又有了春天这个季节。虽然据说北京的防风林被砍掉很多,为的是支援张家口冬奥会的建设。不过,虽然春天已经过去大半,夏天马上到来,不过整个春天倒是没有太多扬沙天气。我说的是没有太多,但还是连续出现了几天。可见,砍掉防风林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的。

这周最大的事情,可能就是家庭成员多了一只加菲猫,起名叫辣条。名字是小祖宗起的,接地气。旧社会里,起一个接地气的名字据说比较好养活,例如狗蛋之类的名字。而如今,只是为了接地气,口里念起来顺嘴而已。但是在小祖宗看来,起辣条这个名字是因为叫她的时候回头了。我倒不是特别在乎这一点,或许是因为我小时候起名字,长辈们从来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吧。

如果真要较真儿,辣条是我自己养的第三只宠物。

简单回想,第一只是我在2015十一长假期间养的一只猫。当时的思想准备做的不够充分,虽然也有所顾虑,但顾虑的是担心自己养不活。结果是我想错了,我应该顾虑的是能不能适应猫的习性,而不是能不能养活。果然新鲜感维持了没几天,我就因为无法忍受猫咪晚上活动的习性,以及严重影响我正常休息,紧接着就将其赶紧送人了。

第二只是2016年年后2月份,养了一只仓鼠。这次我学聪明了,养了一只不会到处乱跑,吃的也不多的动物。不管是从空间上还是从时间上,都不会严重侵入占用我的时间,同时还保留了互动性。为什么一直想养一只动物?其实我是有目的性的。我想知道对生命负责到底是怎样一种感受。大到对人类,小到对身边的动物。

我小的时候几乎没有独立养过宠物,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家里养过一只狼狗,但那时候几乎都是我爸在养,我也只是在上学之余一起跟这只狼狗玩耍而已。印象里,后来貌似因为我妈不想养了,找机会就送人了。当然,是趁着我上学不在家的时候牵走的。后来据我爸说,那只狼狗迁走的时候,边走边回头看。后来,我虽然皮囊外部的脸颊上没有流泪,但是心里流泪流了许久。

虽然有过这么一段简短的经历,但完全没有触摸到对生命负责是怎样一番体验。这是我一直想养一只动物的主要动因。

通过饲养这只仓鼠,我有了初步的体会。因为这只仓鼠的生命就是在我这里停止的……

这次养辣条,在与动物相处上,我有了一些基本的经验。以前我也知道,每种动物都有其特有的习性,blabla……但每到具体行动,又会回到想对其怎么做就怎么做层面,完全不从动物的习性出发,不顾及动物自身的感受。这次养辣条,我克制了很多,可以初步判断哪些是动物的天性,哪些是明令禁止的边界。认识到这一点对我来说很有意义,见小知大,人类只不过是动物里的一种而已,越强大,就越要学会克制。

周末,小祖宗发现辣条耳朵里有比较脏的异物,担心是耳螨。所以我们计划下周二带辣条去临近的宠物医院检查一下,毕竟我们在养猫的经验上还是缺失的,为了以保万一,所以还是决定去医院检查一下。

每天的生活时间还是很紧,就像是一部机器上的螺丝钉,周而复始的一天又一天,日拱一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