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oder

Coding Life

五一后夕,辣条

| Comments

diary20180506

图片来源:去往深圳的飞机上

周一和周二还在五一假期期间。算下来,这周工作三天,周六日又可以休息两天。

天气忽冷忽热,总体有点儿闷。偶尔吹来的风也是一阵冷,一阵热。这种天气搞不好会感冒。有句俗话,春捂秋冻。而如今于我而言,秋冻这条原则我基本上不坚持了,只要觉得冷,就猛穿衣服。但,春捂,我还是要遵守一下的。年纪慢慢大了,跟年轻时候是不能比了,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不一样了。如今,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周一在家休息,下午跟小祖宗去逛了一趟超市,顺便逛了商场。去商场的路上,顺道去了一趟宠物店,向店主咨询了猫耳朵脏的相关问题。前些天发现我家辣条的耳朵有些脏斑。我跟小祖宗都没有太多养猫的经验,担心是耳螨。刚开始小祖宗以为就是耳螨,在网上一通搜索,寻找各种治疗耳螨的药。所以这才去了一趟宠物店,待咨询过店主,初步推断不是耳螨。但我看小祖宗还是很担心,为了彻底打消小祖宗的疑虑,我决定第二天带着辣条去一趟附近的宠物医院检查一下。

第二天上午,我们将辣条放到宠物箱里,打了车。路上,司机见我们要去附近的宠物医院,就跟我们聊了几句。司机家里之前养了只狗,是法斗,养了多年,最后太老了,驾鹤西游。聊天内容无非就是养宠物的乐趣和烦恼。

宠物医院离我家不远,打车一共十几分钟。这是我第一次去宠物医院。医院人挺多的,需要排队,进门之后打听了一下,先领了号排队。宠物医院里也是一股子消毒水味儿。四处可见各种猫猫狗狗,有来治病的,有外伤,也有疾病,还有来产崽儿的。这个场景,仿佛小时候爸妈带着去医院检查,眼睛里看着四周治病的病人,心里却时刻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屁股上就会来一针,眼神里充满恐惧,脑袋里冒出各种可拍的幻想,直到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心情才会无比放松。

排队等了一会儿,轮到我们,提着辣条,进入一间门诊科室,穿着白大褂儿的男医生让我们把辣条抱出来。男医生用手翻了翻辣条的耳朵,看了一眼,说如果想确诊的话,要先化验。随后我到收费台付了款,拿着医生开的条子,到化验室。不一会儿,化验室里出来一个男医生,让我们帮忙抱住辣条,随后他用手翻开辣条的耳朵,用棉签捅入辣条的耳朵眼儿里,掏出一些分泌物。前后掏了两三次,每次都担心掏的分泌物不够。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化验结果出来。我们拿着化验单回到看病的门诊。

此时正好中午,医生出去吃饭,说马上回来。我跟小祖宗等了十几分钟,医生回来,拿着化验结果看了一眼,说没事儿。我看了一眼小祖宗,对男医生说,我们如果想检查一下弓形虫,可以吗?医生说可以,但是要抽血。我犹豫了半秒钟,说可以……随后我又跑去收费台交钱,领了化验的单子。

等了一小会儿,化验的医生拿着抽血的管子和针从屋子里出来。接下来就是我们前后四个人按住辣条,医生从腿部强行抽血,辣条被吓的瞪大了眼睛,四肢想动,但已被我们死死按住。就这样,前后大概不到十分钟,但感觉好像时间过了好久,终于抽满了一管儿血。我们松开辣条,医生让我用手里的棉签按住抽血的针眼儿。不大一会儿,我冲医生喊,辣条的针眼儿起包了?!医生说没说事儿,用手使劲儿按住,等会儿就好了。 我心眼儿说,都特么起包了,怎么还没事儿呢?合着不是你们家的猫。心里虽然有点儿愤愤不平,不过还是冷静下来了。过了一小会儿,松开棉签儿,看不流血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化验时间要等两个多小时,索性我们就先打车回家了。路上将辣条放到宠物店,让店里帮忙清理一下耳朵,顺便把指甲也剪一下。

下午三点多,我们打车又跑一趟宠物医院,取了化验结果,医生说没事儿。

五一假期,为辣条奉献了一半的时间。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复仇者联盟3》,周末开始恶补漫威的电影。这个周末看的是《奇异博士》。接下来会重新补一补《雷神》系列……

祝好。

Comments